从15年前的街机厅到现在的DNF游戏(完整篇)_0

从街机厅到DNF,其实人生在大喜大落之时,要看淡一点

十五年前,他十四岁。

90年代后期的中小型城市,不乏有证的和无证的街机厅。他坐在里面,正快乐地摇着摇杆,眼见名将快见到最后的BOSS了。后面围观的小孩已经惊呼了好多次了。

“好牛逼啊!”

“这人真厉害,最后关了!”

心里隐隐升起一股快感的他操控着角色,耍帅地助跑——跳起——按攻击——

角色就突然那么卡在空中不动了。

几秒钟过去了,画面依然定格。

“老板!机器坏了!”他大叫起来。

“怎么啦怎么啦——”秃了半个脑袋穿着松垮垮汗衫地老板推搡开人群,看到卡住的画面,从叼着烟的嘴里喷出一团烟雾,“不就是卡住了么。”

说着老板随手升到机器顶上一关一开,机器重启了。

“好了好了,继续玩吧。”老板推开人群,继续坐到卖币的破桌子边的小板凳上看故事会了。

他攥了下空空的口袋,咬咬牙走到老板面前:“老板,你机器坏了,你要赔我个币。”

“赔什么赔,你都坐那里玩了一个多小时了,又不是被吃了。”老板蛮横地说,吐掉嘴里的烟头,端起泡了不知道多久的茶咕咚咕咚灌了两口,随机继续看手中的故事会了。

他盯着老板,吞了吞口水,是有点口渴了,都快三个小时了,出来骗妈妈买棒冰的一块钱已经变成四个币并且都玩光了。

“老子有的给你玩就不错了,没钱就回家搞点钱再来,别他妈的在老子面前装可怜。”老板凶狠地对着他说。

回家吧,他回头望了望已经重新坐着小屁孩地名将机器,再不回家赶不上吃晚饭要给爸爸打了。

掀开遮阳地厚绒布,4点左右仍有点烫得空气粘稠地吸附到他身上,刺眼地阳光让他眼睛一时间刺痛难忍。

适应了两秒,他走在回家的路上,脑海里思索着几个游戏的技巧。

十五年后。他二十九岁。

读过普通的中学、普通的高中、普通的大学,最后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。虽然是个公司,还挂着经理的头衔,不过这年头经理多如牛毛,只能用条来形容。一条经理。

二十一世纪是网络游戏的世纪,游荡在各个游戏中长大的他在进了几个游戏的坑后死死陷在DNF这个坑里了。

三年了。打小玩街机长大的他自然对这个纯键盘操作的游戏没有任何抵抗力,简直让他有种回到了那个年代的感觉。

“最后一次深渊啦,番薯用完了。”他在YY里和手刷群里的人兴高采烈地聊着天,“尼玛这录播深渊一次都不出货,晦气……废话,我又不是XX宝宝,哪里有钱开了深渊不是非常不打的啊……嗯……希望出史诗重甲吧……”

他最后检查了一遍装备,然后打开录制软件,“好,开艹……祝我好运吧亲爱的基佬们。”

痛苦之村列瑟芬。王者级。深渊模式。

“非常困难!”他兴奋地在YY里大喊。

一图轻松斩杀成群地溶解骑士。二图浮空绿名,过图SOEASY。三图小怪聚而秒之。

“好了,基佬们,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!!”YY里一片热闹,都是祝福他最后一个票能出货。100票连杀,不容易。作为好友都希望他能出点货。

“钢管男!……卧槽……是兽人队伍……卧槽……卧槽……哥差点被秒……卧槽!!!!!!!!!”最后一声“卧槽”喊得惊天动地,他太激动了,最后一个兽人大叔死的时候掉出一片黄色,起码是三史诗啊!

待他看清掉落的装备时,他更激动了:空间支配者胸甲,时间支配者的斗篷,记忆支配者腰带!一次掉了三个史诗重甲,一套史诗重甲!

“卧槽!一套史诗重甲!”他激动地大喊,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随即狂笑起来。

“不会100发什么都没撸出来疯了吧?”“靠,谁跟他一个市的,打120了啊。”YY里一片质疑,这几率,可以中10亿的彩票了!

正当他准备截图发群里证明这一切是真的时候,“嘟嘟”,耳机里传来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凝神一看——网络连接中断——

“娘希皮——”他抓起键盘,瞬间把键盘折断。

“我擦,不是真出事了吧?”YY里人人都静若寒蝉,刚才那声国骂让隔着数百公里的他们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愤怒。

他颓废倒地在椅子里,看着屏幕上网络连接中断窗口后面的三件史诗重甲,脸色蜡黄。

“老公?”他的喊声惊动了老婆,她温柔地从后面搂住他,“怎么了?你不是说录视频吗,怎么大喊大叫地。”

他眼里燃起复活地光芒,也许还有地补救。一直在录的视频能证明他的无辜,说不定申诉还能被接受,还能拿到那三件史诗重甲!

“没事,老婆”,他关了YY,扭过头亲了亲老婆的脸颊,“你先睡吧,我还有事。”

一路申诉操作,上传视频,静静地等待回音。

半个小时后,他得到了回复。

迫不及待地打开标题,里面的内容让他从天堂跌落地狱。

“您好,欢迎您来到腾讯客服中心,非常荣幸为您服务……”机械地回复,没有任何有用信息地书面文字。

又申诉几次,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结果。

他放弃了。一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,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。老婆早该睡熟了。

他关了电脑,披上衣服,出去走走。

初夏的夜里风有点凉,寂静的街上没有行人,只有昏昏欲睡地路灯。

他掏出手机,看见上面十几个未接电话,以及数条短信。都是手刷群里的基佬们的。

他心里一暖,按下了回拨键。

“喂,你怎么样?”刚接通地瞬间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某基佬焦急地声音,“群里都很关心你,现在YY里还有几个混蛋在等你的消息呢!”

“没事,明天我上传视频,然后删号走人。”他心里一暖,“谢谢你们陪我玩了这么久地游戏。”

“……没事就好。”那边迟疑了片刻,知道现在不是劝他的时候。

挂了电话,他决定转个弯,绕个圈走走,然后回家。

不知觉,他又走到了那个熟悉的街机厅门口。

在网络游戏的冲击下,街机厅早就倒闭,这里已经改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果超市。

猛然间,十五年前老板的那句话和今天收到的申诉回复慢慢重叠到一起。

“老子有的给你玩就不错了,没钱就回家搞点钱再来,别他妈的在老子面前装可怜。”

他苦笑了下,一样的,都是一样的。

摸了摸口袋,没有烟。他扭头,直接往家走。

回去抽根烟,然后睡觉。

明天早上找老总谈谈南区市场的发展计划。明天晚上再跟老婆谈谈要个孩子的事情,她都说了好多次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